墨…绯

杂食性女孩 喜欢的cp很多 最近很迷欧美

【农鬼】算了

  嗯 今天农鬼女孩很卑微了

  看了今天的直播

  激情创作  一发结束  ooc  但是he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在后台等待上场的陈立农心情很不好,昨天微博上关于粉丝和公司的对立让他很烦躁。

  关于粉丝想的,那些事情其实结果很简单。当初自己被黑,公司为什么没有及时发出声明?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的价值决定了你应不应该得到什么。本来公司对于自己的定位就是吸收热度,回台湾发展,所以公司不在乎那些评论是好的还是坏的,虽然这样的热度不应该碰,但是陈立农知道,有关注总比没有的好。

  只不过没想到,自己有机会可以出道,那些喜欢自己的浓糖姐姐真的是很努力。

  可是公司没有问题,在确定自己出道之后,公司的方案也都围绕着自己展开,虽然不是那么完美,却也是相当不错。陈立农是个感恩的人,也是个够聪明的人,只不过他也还是个孩子,被夹在中间。

  再加上昨天的微博,公司控制微博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但是浓糖姐姐却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他想对粉丝解释些什么,却发现说不出口,还隐约觉得因为自己,公司也背上了莫名的问题。

 
  想不通问题的脑袋,连带着太阳穴都痛了起来。看着陈立农的烦躁,尤长靖和林彦俊知道也劝不了什么,陈立农太倔了,倔到什么样的事都要自己想清楚。别人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能有什么改变。

  两个人提议说去旁边练习,其他人看了看仰躺着的陈立农无声的点了点头,朱正廷还一把拉住了想要去开导农农的温州小富贵“你就别去捣乱了,好好练!”小富贵撇了撇嘴,不情不愿的开始了动作。

  陈立农其实听到了周围人的声音,但是他不想睁开眼,头好痛,突然,额头上有一丝冰凉的感觉。

  “喂,很烦……”睁开眼就对上了小鬼的眼睛,他就坐在陈立农身边,手里冰冻过的农夫山泉就堪堪贴在某个人的额头之上。剩下的那个“诶”字,被梗在喉咙里,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别开对视着的眼神,小鬼开口“还不舒服哦?”

  “要你管?”不知道为什么,陈立农就想惹他生气,语气是没出现过的差。

  “呦”小鬼勾了勾嘴角,就像是看着一只炸毛的小脑斧“还没有你鬼哥我,哄不好的人呢?”

  “你凭什么对谁都这么上心?”陈立农的话题转的既生硬又自然,绕是小鬼,也愣了一下,不过只有一下下“你鬼哥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当然什么……”

  小鬼的话还没说完,“当然”这两个字仿佛是一星火丝点燃了炸药,陈立农藏了很久的心事在这两个字的催化下生成了一种类似于不甘心,委屈又无可奈何的愤怒“我问你凭什么?凭什么关心我?凭什么要哄我?凭什么其他人都知道避开,你就非要凑上来??”

  陡然增大的音量,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角落里,他们看到的是陈立农用那样一个冷冰冰的脸说着伤人的话,还有小鬼略微僵直的背影。

  陈立农受不了小鬼眼睛里带着疑问和受伤的情绪,推开了眼前人,想要去厕所冷静冷静。角落到门口的几步路好长,他走的很踉跄,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说了那么伤人的话的少年,背影怎么能这么让人心疼。

  你怎么能对小鬼说这样的话?陈立农问镜子里面的那个人,你真的是太差劲了。

  不知道是第几捧水被自己泼在脸上,抬头看看镜子,终于,眼角的红被晕开的眼影完全覆盖,才不会哭呢,这有什么啊?之前被全网黑的时候怎么都没有现在这样难受?却发现顺着脸颊滴落的水珠越发的多。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却在厕所门口看到了小鬼,他应该在这里等了很久,百无聊赖的玩儿着裤子上的方巾。

  “出来了?”小鬼对着他站直了身子,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显然是看到了陈立农红着的眼角“哭什么?”

  陈立农不说话,但是面对着全身都散发着“我很不好,我很难过,我需要安慰”的人,小鬼没办法不操心。

  “得”小鬼认命的向前走了两步,一把将陈立农抱住,本来想把对方拉进自己怀里,却发现因为身高,拥抱的样子更像是自己靠在陈立农的肩膀。

  其实怎么着抱都行,小鬼环住陈立农的腰,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他的背,像是安抚,又像是宽慰。

  陈立农的身体愈发僵硬,如果说从练习室跑出来的样子是慌张,那他现在只想逃避,偏偏这个怀抱自己想了很久,想推开说不能继续沉沦,却发现连张开嘴的勇气都没有。

  人总是会喜欢上稀奇的东西,就像是芒果过敏的人也会怀念那种甜腻的味道,从来不喝啤酒的人也会在某个夜晚发现头脑昏沉的好处。

  陈立农其实从来都不喜欢可乐,但是在大厂,小鬼给了他第一罐可乐。碳酸饮料碰到牙齿冒着气泡的感觉,陈立农第一次觉得还不赖。

  然后?然后那个少年就和可乐的味道永远的融合在一起,忘不掉!

  感觉到陈立农的安静,小鬼自恋的开口“就说没你鬼哥哄不了的人。”

  沉浸在回忆里的少年仿佛被棒球击中,太阳穴的钝痛再次强烈。发狠似的将小鬼推向墙壁,欺身过去,没等小鬼反应,陈立农就吻了上去。

  带着情欲的啃咬,小鬼感觉的出陈立农的情绪,喜欢,不甘,愤怒,无奈,坚决。

  至于为什么?小鬼的粗神经想不明白,却迟钝的发现自己的下唇被咬住了,牙齿慢慢厮磨着那一点软肉。小鬼后知后觉的体会着不曾有过的呼吸急促,脸颊涨热,终于快要窒息的时候,看到陈立农的脸一点点远离,这才有机会好好的大口喘气。

  “你干嘛不躲?”陈立农好像很生气。

  “因为…因为你…你想吻我啊”大口喘气的效果就是说话都要断成几句。

  “王琳凯”陈立农第一次喊小鬼的名字“你也无非就是个烂好人而已。”

  “啊?”王琳凯不知道应该回复什么,被强吻的人一脸茫然,而强吻别人的人带着通红的眼眶,别扭的哭腔说完了话就头也不走的离开了。

  “嘿”小鬼靠在走廊的墙上“怎么就这样了,我被你亲了你还不高兴?难不成你鬼哥我口感不好?”

 
  摸着嘴唇的小鬼低头将脸埋在灯光的阴影里,在一下下,脸上的红潮就可以褪下去了。

  回到后台的小鬼被强迫着补上了唇妆,还要听着化妆姐姐的吐槽“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开始吃口红了…?”小鬼这只能笑着说太紧张了?

  看着依旧窝在角落里的陈立农,小鬼习惯性的打开了一听可乐,猛喝了两口,发现竟然没什么味道。

  可乐是小鬼最喜欢的饮料,以前是一天一听,自从某一天开始,他总会准备两听,但是他依旧只喝一听。

  总有些人是傻瓜,明明就是在乎你才会看着你啊…

  明明就是怕你觉得有负担才说都关心的啊……

  明明就是喜欢你才不会推开你啊……

  那你都是什么反应啊?

  “你是傻吗?”戳着可乐罐的小鬼把这句话说出了声音,引来了旁边人的偷笑。

“林彦俊,笑什么啦”小鬼没好气的声音显示着主人的郁闷。

  “我是觉得,总要有一个人先妥协,如果小尤没说喜欢我,我也不敢考虑什么”小鬼平常最讨厌林彦俊有意无意的秀恩爱,但这次他好像说的没错。

  “还有哦”林彦俊的声音打断了小鬼的思考“其实我刚刚也有在厕所啦,我觉得他可能以为你对谁都可以这样安慰,就是他觉得他不特别啦。”

  “诶??”小鬼的耳根子突然就烧了起来,没有威胁性却还要恶狠狠的威胁“不许告诉别人哦!”

  逗完嘴的小鬼扭头对上了陈立农的目光,思考了一下,再次走到陈立农面前。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陈立农不敢盯着小鬼,毕竟刚刚说着那样话的人是自己,却不知道这种别扭的样子在小鬼眼里有多可爱。

  “谁会因为要安慰一个人就让他亲啊?”酷盖就是这么一阵见血。

  陈立农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代表着什么,下一句话就直接把他砸晕了“我喜欢你才会吻你啊。”

  然后是小鬼闭着眼贴过来的脸,嘴唇稳稳的印上陈立农的嘴角,重重的啵了一下才离开。这举动让那些在后方围观的其他成员,都不得不光明正大的接受爱情光线的荼毒。

  陈立农的脸立马就红的像番茄,圆润的耳垂更像是要滴出血来。

  他突然觉得和小鬼这样的烟火比起来,那些让自己烦恼着的事情根本就不值一提,公司和粉丝都是爱着自己的人,总有一天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互相理解,而现在,知道对方人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自己比较重要。

  “之前的可乐都是你买的?”

  “不然你以为郑锐彬天天给你捎饮料哦?”

  “你之前真的安慰过那么多人吗?”

  “朱星杰 周彦辰 周锐…”

  “够了 ,够了,不要再说了”

  “那是我的亲人啦”

  “那你为什么要给我可乐?”

  “我喜欢的人当然要喝我喜欢的饮料啦”

  …………………………………

  原来,我们动心的时候一样诶,我再想要分享一听可乐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刚好喜欢上我的可乐的男孩。

  虽然后方的同志表示没眼看 ,但是眼里的祝福还是骗不了人的。

  所以舞台上的农农和小鬼不敢靠对方太近,因为眼神不会骗人,被发现了总归是不好的事情。

  是因为王琳凯太可爱了,所以陈立农才会忍不住低头去看。

  是因为陈立农太可爱了,所以王琳凯才会在谢幕的时候拉住了他的手。

  算了,我不逞强了,既然喜欢,那就我走最后一步吧。

只不过你要记得,是因为你,我才对那么多事情算了的,毕竟喜欢你是最重要的事。

 

评论(34)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