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绯

杂食性女孩 喜欢的cp很多 最近很迷欧美

【农鬼】距离拥抱

现实向  一发结束  4700+  小甜饼

有些不自信的农×恋爱迟钝小白鬼

或许爱情就是一次远距离拥抱

我是喜欢你的!

希望大家喜欢 期待和你们在评论区的烩面









-----------------------------------------------------------------------









  有人告白,有人接受,亲了嘴,揉了屁股,衣衫不整的睡了一整夜,这样的关系应该和恋爱没什么区别了吧?





  陈立农和王琳凯偏不一样,台湾先生看着严严实实的裤子拉链,只说了一句“我们没有做到最后”,将原本尴尬着的气氛推向了更加尴尬的地步。






  王琳凯的锁骨上一排吻痕,深深浅浅的印记彰显了另一个人的渴望。






    “嗯…行”王琳凯也是自然,都没有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现在也没必要矫情,大咧咧的穿好衣服,却发现陈立农依旧坐在床上。






  “你不出去吃饭?”问这话的王琳凯穿着big size的衣服,一边的锁骨漏出来,凭白生出了诱惑。






  “我……”陈立农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告白的人是自己,答应的是对方,怎么到现在,进一步反而让喜欢着他的自己更加被动?






  “嗯?”






  “没事,吻痕太多了,穿件衬衣挡一下”陈立农迈开长腿,去床边的衣柜里翻出新买的衬衣,繁复的印花,大胆的用色,根本不像是陈立农的风格,等到穿在身上,王琳凯才肯定,这是陈立农偷偷买给自己的,尺寸都合适,难不成有人喜欢穿小一号的衣服?






  “昨天我生日,这是我本来昨天就想给你的。”






  艹了,昨天他真的就只是单纯的想给自己换衣服!王琳凯在心里吐着槽。







  “你喜欢吗?”






  “喜欢”






  没什么反应时间的下意识对话,让两个人的气氛终于有了一点点暧昧。








  陈立农看着对面人亮晶晶的眼睛,伸出手环抱住王琳凯的腰,头就埋在王琳凯的颚线以下“王琳凯,你可不可以……”






  和昨天告白一样的语气,这让王琳凯有一点疑惑,自己是答应了的,被按住亲也是默许了的,还有什么是需要自己同意的吗?







  扣扣扣,是门被敲响的声音。





  “小鬼,农农……他俩不会还没醒吧……”






  “都十点了,应该……”






  毫无意外的松开手,陈立农放弃了询问,重新调整好表情,说走吧。






 

  “走吧,我们出去”





  “你,刚刚想问什么”







  王琳凯永远都是轻飘飘的语气,好像别人的事都和他无关,他自己就能让自己开心,快乐,无所顾忌,所以呢?陈立农,你有什么本事让他留下来吗?







  “没,就想问你,可不可以多吃饭,太瘦了”






  九个人同时在宿舍的时间太少,像是今天的百分九餐桌,只有五个人,月华的行程很多,蔡徐坤作为队长,更是忙的脚不沾地。






  小分队的进食气氛还不错,陈立农依旧会给王琳凯夹喜欢吃的菜,会问他要不要喝汤,但是这是王琳凯第一次安安静静的吃饭,没有吐槽,也没有抗拒,将碗里的东西吃的干干净净。





  气氛有一点不一样,可是好像不算糟。






  昨天是陈立农的生日,几个人提议要看生日会的回放,对于王琳凯来说,穿卫衣的陈立农很好看,穿西装的陈立农很好看,当然,穿风衣的陈立农依旧很好看。






  说到底,王琳凯并不知道要怎么形容陈立农,从没有人像陈立农一样给过他那么多关心,关心他的冷热,温饱,开心,生病,从没有人问过他会不会不开心。






  像是之前,聊天谈到的,王琳凯曾经在露天的场地唱自己的歌,还没有红起来的少年就那么小小一只,在大了几个号的衣服里恣意生长。所以,当陈立农说累了要好好休息的时候,王琳凯突然就有了委屈。






  所以他愿意依赖陈立农,默认两个人在最远的距离里亲密,房间门好像是结界,在里面,王琳凯可以幼稚,可以不讲道理,可以无所顾忌,但是,王琳凯说过,我们会是最好的朋友,对不对,农农?






  昨天陈立农告白了,谁都会趁着喝醉酒做一些让自己找借口就可以逃避的事情,所以王琳凯答应了,本以为陈立农早上的时候,就会说这是个误会,我把你当成了谁谁谁,可是他没有。






  看着电视里唱着歌的陈立农,听着台下粉丝的尖叫,当然还有周围人对农农的夸奖,王琳凯突然有种心思,他,应该是我的,当然,王琳凯也是这么做的。






  “诶诶诶,各位兄弟,有件事儿我得和你们说,我呢,和陈立农在一起了。””







  王子异“嗯,你俩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吗?”

  林彦俊“嗯……嗯?什么东西?”

  尤长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农鬼是真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个当事人,三个围观群众,好像只有陈立农一个人是清醒的,他不是没想过从王琳凯的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但应该是这样吗?陈立农,板板整整的三个字,没有任何的亲密或者熟稔。







  面对三个人的疑问,陈立农也承认“是啦,我告的白,小鬼就答应了”






  喔噢~~~





  王琳凯没想象过被三个人同时用揶揄的表情看着,应该要有怎样反应,或许他们是不相信,又或者他想要做点什么让这个玩笑更加的有意思。







  王琳凯回头吻上了陈立农的嘴角,短暂的接触足够让陈立农整个脸都烧起来,假装看不到那三个人的闪光灯,也不去想一会九个人的群里会有多少条消息提醒,陈立农将王琳凯拉回了房间。







  “小鬼,你在干嘛?”






  “你说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你说我在干嘛?”







  “小鬼,不是,那个,我……”







  “你喝醉了?不记得说了什么?”







  “不是,喝醉之后说的话都不算数,所以,等我真的有勇气说我喜欢你的时候,你再答应好不好?”







  “你为什么觉得我不认真?”







  “我……小鬼,你不喜欢我,我知……”






  “我知道你比起白色更喜欢黑色,我知道你每天八点都要给妈妈打电话,我知道你和以前的同学都有联系,我知道你喜欢小动物,我现在还知道,你给我买了礼物。不够吗?陈立农,我还知道别的。”






  王琳凯的表情很认真,仿佛现在是他在告白,在等陈立农说一句我愿意,可是怎么会这样?







  其实陈立农更喜欢白色,有时候也会给阿公打电话,倒是和朋友经常联系,动物里稍微大一点的会怕,衣服如果算礼物,陈立农的衣柜里有一半是藏起来的礼物。所以王琳凯是真的不够了解陈立农,但是看到他信誓旦旦的脸,陈立农发现自己依旧很开心,虽然他并没有说对什么。






  “不,不用了,我信了”






  那天早晨的对话,像是一场梦,即便是过了一个多月,王琳凯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为了证明什么一样,在短短的几秒钟里对陈立农说出了那些话,好像还都对了,这感觉,不坏。






  两个人再没提起谁说了喜欢,谁又在意答应,只是有些东西悄悄变了,他们开始在机场并肩,说着只有两个人听的懂的笑话,在见面会自然而然的延续宿舍里的相处。







  你并不知道在室友和食光里,两个人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思念,陈立农是懂得知足的,所以他从不提别的要求。







  但是人会嫉妒对不对?陈立农每天都在嫉妒和占有的世界里,对王琳凯说,没关系,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







  下一次还可以这么平静吗?陈立农躺在黑着灯的房间,王琳凯出去了,和月华的几个人逛街还有吃饭。是了,王琳凯以前也是这样的,一个电话,就告诉了时间地点和谁玩儿什么,为什么现在的自己还不如过去懂得忍耐?







  回到宿舍的王琳凯并没有听到每天都有的晚安,甚至没有看见陈立农的脸,刚成年的孩子将头全部埋进被子里,鼓囊囊的一团让王琳凯束手无策。






  陈立农生气了,王琳凯后来才想明白为什么,可这种事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疑问,说到底,这只是十八岁的少年和十九岁的少年的恋爱。







  王琳凯选了种最笨的方法,他开始每天对陈立农说,我爱你。这并不容易,一个酷盖每天要温柔的说情话,这当然不容易。






  如果说王琳凯答应表白让陈立农觉得惊讶,那么每天的我爱你就像是枷锁,他强迫着陈立农放下所有的控制欲。是的,王琳凯爱着你,陈立农,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你怎么能对他有一点点的不满意?







  这段感情像是没有前奏,没有过度,就进入终章的乐曲。







  没有熟悉过的人不会觉得陌生,但是从亲昵到疏离,你才能明白中间到底有多少的不同。







  公告牌采访的时候,陈立农扭头看了王琳凯很多次,只有两次,两个人的眼睛对在一处,第一次,王琳凯扭了头,第二次,陈立农收回了视线。






  真的很奇怪,蔡徐坤在后台叫住了陈立农。







  “你和小鬼吵架了?”






  “没有啊,怎么会?”







  “农农,其实……或许你可以自私一点,这没什么,小鬼从没有考虑过这些,你明白吗?他不是不明白,他只是没想到。”






  “坤坤,谢谢你,这些我都知道,他那么好,我本来以为偷偷喜欢他就可以了,到这个组合结束就可以了,是我要的变多了,说到底,是我自己贪心了。”








  “不好吗?”








  “我不知道,以前总是幻想他可以答应,现在反而又在担心,我会让他变得不像他?你知道吗?他和我说他爱我,我是开心的,可是他好像很不习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爱他,我爱他所有的样子,但是,但是……我在说些什么啊”








  “农农,你只是不相信他喜欢你而已,不要多想。”







  是吗?留在酒店的陈立农这样问着自己,好像是的。







  他答应告白的时候喝了酒,他说在一起的时候更像是玩笑,他只吻过陈立农一次,他并不清楚,也记不住他的所有,甚至,到现在,他对陈立农的称呼,还是那三个字,陈立农。






  果然,是自卑吧,所以,他真的喜欢自己吗?







  回到酒店的小鬼,被关着灯看电视的某人下了一跳,陈立农没有坐在沙发上,抱着膝盖蹲在沙发的拐角里,听到开门的声音,头扭了过去。






  那眼神很奇怪,如果说是不甘心,更像是无可奈何,又小心翼翼。






  “我有给你带东西吃,那边小吃街有卖糍粑?嗯,台湾应该叫麻薯,竟然裹巧克力粉”






  王琳凯笑起来连眉眼都是好看的,况且,王琳凯哪里不好看呢?陈立农突然又觉是自己小题大作,王琳凯本来就是迟钝的人,没有太多的共情心。






  麻薯咬起来很软,内陷是抹茶的,不得不说,巧克力和抹茶真的很配。王琳凯将买来的其他东西丢在一边,和陈立农隔着酒店里窄窄的桌子坐对面。







  “陈立农,你想听故事吗?






  “嗯,你讲,我听着”






  “以前,有两只小兔几,他们……”





  “是兔子啦,你又学我说话”






  “我不管,就是兔几,重点不是这个嘛”







  “好好好”放下麻薯的人开始认真的听讲,王琳凯的声音很好听,他得把每一句都记住。








“有两只小兔几,其中一只问,你要是以后不做兔几,你会做什么?另一只小兔几说都可以,做老虎的话呢,就可以保护你;做星星,就可以在你睡觉的时候守护你,做小浣熊,就可以和你成为好朋友,但我最想做的,还是兔几,因为你也是兔几,只有兔几和兔几,才能在一起啃胡萝卜呀。”






  “小鬼,我……”陈立农像是犹豫了很久,才开口“我不需要你变成兔子,你就做你的独角兽,你别因为我变得不像自己,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你不用这样……”







  “陈立农,我以为,你成熟到可以理解我的幼稚”王琳凯打断了陈立农的话“可是我忘了,就像林彦俊说的,你也只是个刚成年的弟弟。”






  听见这样的评价,陈立农是窘迫的,他觉得自己可以是依靠,是后盾,是坚强背后的一点缝隙,可是,好像王琳凯也没说错什么。






  “陈立农,我承认,我是不清醒的时候答应你的,但是我现在,不想看你不开心是认真的。”

   “我从没有想过和谁在一起,要做什么,要怎么样,要说什么,所以你可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你知道的,rapper就是直球,简单明了就好。”

  “我……我不会那些弯弯绕的东西,我没明确的说过,是因为我以为你理解那个我以为的玩笑,但是好像我忽略了你的感受,是,我是独角兽,但这不影响我想和你做兔子,在只有我和你的地方,我就是兔子。”

  “陈立农,我,喜欢你。”









  王琳凯是天使吧,不然怎么会只说话就可以让人感觉到温暖和幸福,还需要问什么呢?什么都不需要了,陈立农从没有想过,有些病症真的可以不药而愈。







  越过桌子,陈立农将王琳凯抱在怀里,比之前的所有拥抱都要契合,鼻息就喷在喉结上,痒里带着一点点欲望。







  陈立农亲上了王琳凯的喉结,王琳凯被陈立农推进被子里,第一个夜晚好像算得上浪漫呢。







  那天晚上,陈立农对王琳凯说“我喜欢你,所以,以后不论我做什么,你都不能离开我”,怀里的人早就睡着了,那就当他默认了吧。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半个星球,再远一点的距离是整个星球,但其实,和陈立农有着最远距离的人,正躺着他的怀里。









番外:

  “小鬼!不许出去,说好要玩游戏的。”

  “好好好”王琳凯放下衣服,就坐回到陈立农身边,还不忘对出门的月华三人说“那个,草莓牛奶,农农的喝完了,记得买一点哦”

  丞丞:不就是下个楼吗?

  富贵:不是说去买水果吗?

  仙子:恋爱真是了不起呢!








  “琳琳,今天晚上可不可以?”

  “不行,我……”

  “嗯~小鬼,人家想呐,可不可以嘛!”

  “那,可以”

  “太好了,琳琳,那你晚上先睡,我看完球赛就回房间。”

  “……陈立农,你这个月不许抱我!”

  “啊?????”










  “我们要一天拥抱十二次,亲吻二十次,我们要打电话,发短信,要……”

  “陈立农,我们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拥抱,都亲吻,都在一起。”

  “或许,琳琳,我的占有欲是你纵容的!”

  “是吗?挺好的。”









END…………………………

评论(28)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