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绯

杂食性女孩 喜欢的cp很多 最近很迷欧美

【农鬼】岛屿摆渡 (番外)

  这是农all联文的后续


   一个本来该第二天就放出来的番外


  很久都没有写东西 因为我发现好像我没办法写出比岛屿摆渡更好的了 但是岛屿摆渡的关注依旧很低 没有点赞 没有评论 没有人喜欢 但是他确实是我写出的最喜欢的农鬼文学了


  等了很久 还是决定把番外放出来 陈立农是个偏执的孩子  小鬼够好  所以陈立农应该和过去和解  没有负担的回到陆地


  说的废话有些多了  前文指路我的主页哦  我不习惯做超链接 麻烦大家了











-----------------------------------------------







 








番外一:





  王琳凯有一次和陈立农聊八卦,微博标题直白的让人惊讶。





  木子洋出柜英国巨商,微博上只有一句话【好久不见,BF】,图片上是两个模糊的背影,照片很老,应该有七八年。但是陈立农知道,他和木子洋身边的那个人,穿过同一件外套。







  “你以后不用吃醋喽”








  “什么意思?”







  “秘密!”







  “诶,陈立农,你…”







  “我爱你”






 

  好吧,能接吻的时候干嘛还吃醋呢?









  番外二






  和王琳凯交往了五年,两个人租了房子,做了自己喜欢的工作。王琳凯带陈立农回过家,死缠烂打,坚持不懈,终于让爸妈松了口。






  但实际上,王妈妈不小心扭了脚,王琳凯跑演出离不开,陈立农请假半个月在医院里衣不解带的照顾。多了个儿子,这么贴心又会照顾人,孩子大不了领养一个,感情这事儿随他们去吧。





  他俩决定回台湾结婚,王琳凯想去见一见陈妈妈,陈立农总是不说话。他对那个女人有恨,有愧疚,隔了这些年,确实不能轻易放下。






  “我们要结婚了,总该让她知道的”







  “我知道,我只是…”






  “她不会恨你,就算是恨,也是恨我,但是对不起要说啊”






  “好”








  陈立农敲响了十年没有触碰的门,开门的女人有些老,头发花白像是七十多岁。







  女人看见陈立农,只是盯着,好像怕这一切只是梦,眨眼就消失不见。还是王琳凯说的话“阿姨,我们进去聊,好不好?”






  女人回过神,忙不迭的将人迎进去,手忙脚乱的洗苹果,把桌子上已经有些腐烂的橙子扔进垃圾桶。将窗户打开,扬起了灰尘,却不再有压抑的感觉。






  王琳凯一直握着陈立农的手,怕他情绪失控,可是陈立农好像没什么不同。女人干巴巴的问什么,他就直白的回答什么。







  终于,女人问了第三遍中午要不留下吃饭,陈立农说“哥哥说他不怪你”






  这句话像是开关,女人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像是一场雨,淅淅沥沥的前奏,滂沱的终章,最后也只能停下。都过去了,就算道了歉,也没办法让过去的轨迹有什么不同。







  “我以为是你逼的他,后来我才懂,其实是哥哥懦弱,只不过我不信,耽搁了这些年,对不起!”







  女人接过王琳凯递的纸,将眼泪擦一擦“我的错,我当时看不开,你喜欢他吧,嗯?”女人指了指王琳凯,问他。






  “我喜欢”

  “我也喜欢他”







  两句话同时响起来,对视一眼,笑的傻乎乎的。







  “我那会儿看不开,可是你哥死了,我当时就想啊,要是这样的话,我还不如就让他和那个男生在一起呢!可是没机会了,既然你俩互相喜欢,就好好在一起吧”







  “阿农,你记着,把阿信的那一份也活着,行吗?”






  “好,我记得”






  “我有东西给你们,等下啊”






  从里屋出来的陈妈妈拿出一个红色布包,里面是一对金戒指,样式有些土,分量却足。







  “我和你爸结婚的时候买的,他说这个虽然不是最好看的,可是是最重的,万一以后他死的早,我换了钱也能多一点,我没舍得卖,你俩融了做新戒指吧。”又看着陈立农和王琳凯的脸,拍了下头“我忘了,你现在工作这么好,哪儿还缺这些啊,我放……”







  “我要”







  有些急切的说完这两个字,陈立农便伸手将那戒指带着红布抢了过来,生怕陈妈妈收回去。小心的包好,放进衬衣口袋,又觉得自己的动作太幼稚,眼神不自然的乱瞟。








  “好,好”陈妈妈搓了搓衣角,“我去给你们做饭,面条行吗?”







 

  “我要吃西红柿鸡蛋,醋溜土豆丝,嗯…妈,可以吗?”







  王琳凯笑的明媚,陈妈妈觉得,这一次,自己终于是做了件对的事情。







“诶,我去做”










  番外三






  陈立农对于婚礼那天的记忆,只剩下王琳凯站在对面。







  你是否愿意…?







  神父说着话,贫穷,富有,陈立农的眼睛扫过台下。有自己和他的父母亲人,有王琳凯的乐队成员,有自己公司的同事,有大学毕业时一起喝过酒的朋友。






  陈立农一直以为王琳凯是自己的岛屿,但其实岛屿侧面,有一条并不好走的路。





 


  他想起王琳凯半夜给自己买药,想起彼此因为工作带来的摩擦,想起两个人习惯牵手,想起自己鼓起勇气在商场求婚。







  是王琳凯拉着自己,走过了那条路,那条连接着大陆世界的路。然后他站在人类社会和王琳凯相爱,生活,他们还有许多个情人节,新年,结婚纪念日。








  王琳凯不仅仅只是岛屿,他还是希望。








  “我愿意”陈立农听见自己的声音。








  无论经过多少次,无论贫穷还是富有,不管疾病还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我都愿意,保护他,尊重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END………………


评论(4)

热度(23)